推荐资讯

压根就没发现自己的贴身丫鬟被自己拒之门外的郭茜

发布时间:2018-05-24 05:33 浏览:
 为了转移自己的视线,也掩饰一下自己内心里涌现出来的越来越大的笑意,顾铮就赶紧岔开了话题。
 
    “哦,我拉活呢,别妨碍我做生意,赶紧给钱,拿钱我好走人,你晚上还想不想开戏了?想开戏就赶紧!”
 
    “开啊,必须开啊,我这茶园子外边可都从新搞起来了,肯定给顾师傅您一个大大的惊喜。您就瞧好。”
 
    “我这立马就给钱,小妹,车钱多少啊?”
 
    郭茜有些了然的望向了顾铮的方向,在他那有些坏的笑容中,一阵眩晕,就说了以下的数额:“一个银角子。”
 
    “嗨,我当多大的数呢?”郭言这边正掏钱呢,就琢磨过味儿了,他虽然是个二世祖,但是他也不是个傻的啊,谁家的车钱能跑出一个角子这么多啊,自己小妹是围着北平城跑了一圈吗?
 
    “这,这车钱多了点?我说顾师傅,这就是你不对了,我这小妹是不怎么出门,那你也不能讹她啊!”
 
    “哎呦喂,小妹你怎么踩我!”
 
    一旁的郭茜,看着一脸诧异的盯着她三寸金莲一般的小脚,在她二哥的脚背上碾来碾去的顾铮,将手帕往脸上一捂,转头就往角门里跑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我说一个角子就一个角子,那是我打赏给顾师傅的!二哥,你真讨厌!”
 
    幽怨的话语飘乎乎的传过来,郭言立刻就换上了一脸谄媚的笑容,将那个刚掏出来的银角子赶紧就递到了顾铮的手中:“嘿嘿嘿,顾师傅,您拿好,咱们晚上东篱茶园见,说好了啊,不见不散!我这就去哄哄我们家的小祖宗去啊!失陪了,下午聊啊。”
 
    忙不迭的,郭言也跟着前后脚的又跑了回去。
 
    将银钱仔细的揣好,顾铮唱着乡野小调,就满是劲头的离开了这些个高门大院所盘踞的胡同,奔着自己的新活计而去了。
 
    而他们中间那个唯一被遗忘掉的小兰,现在正拼命的敲着角门的门板,期望角门的门房别光顾着奉承刚进去的那两位小祖宗,能给她也开个门门啊。
 
    “放我进去..呜呜..”
 
    压根就没发现自己的贴身丫鬟被自己拒之门外的郭茜,现在满脑子的心思都放在了尾随而至的二哥的身上。
 
    她在通往自己闺房的小花园中走了两步,就转过身来,打算问个明白。
 
    “二哥?”
 
    “哎呦,小妹,你不生二哥的气了?我让你丢脸了啊,咱们这样的人家想要打个赏,还用问缘由吗?是我,丢份了,你打你二哥几下,消消气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想跟你说这个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不生气了啊?你想和我说哪个?”
 
    一头雾水的郭言看着对面的小妹的头越来越低,自家最乖巧不过的小妹用那可爱的小嗓子说了一句:“刚才那个黄包车夫,就是你昨天晚上跟我说的顾老板啊?”
 
    “是啊!”一提到他感兴趣的事情,郭言就眉飞舞了起来:“是不是觉得很神奇?有没有觉得顾老板身上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度?”
 
相关阅读